北瓜

冰淇凌大学

今天有个刚小学毕业的侄女问我初中在哪读的,高中在哪读的,我一一答了…
突然,她问我大学在哪读的。
我说哈尔滨工业大学,在黑龙江,哈尔滨。
她问:为什么你不去清华北大?
我说:我不想去…
她疑:清华北大不是最好的吗?
我笑:还行…还行…
她追:那大家都说清华北大是最好的…还说要考就考清华北大…
我突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转:那你想去哪个大学?
她答:我不知道…
蓦地,旁边还在读二年级的侄女欢天喜地地说:我要去冰淇凌大学,但是我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大学。
我不禁笑了:你是想吃冰淇凌了,还是只是喜欢这个名字?
她回:我喜欢冰淇凌。我就要去冰淇凌大学…
……
不禁我想起了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:开办自己曾经想当然的学校,从小学到大学。
放开程序与实际。我的学校肯定是鼓励创新与创作的,我的学校肯定是肯定天分与实力的,我的学校肯定是主动去培养与发掘的,我的学校肯定是流行个性与特例的,我的学校肯定是支持自由与变通的。
我的学校绝不允许孩子被骂成笨蛋,我的学校绝不允许为了学校利益而限制孩子的自由与方便,我的学校绝不允许只关注部分孩子而放弃其它渴望。
我的学校教材要自己编,老师要自己培训,课程要认真安排。我的学校是不是为了文凭,不是为了教育,不是为了利益,是服务,是去发现,去发掘,去创造,去培养,是让每一个学生更好。
有个时候我很好奇,也很无奈。为什么会有不好的教育,为什么会有不好的老师,为什么会有不好的学校?为什么会有人成为了自己都曾经恨透了的人?我们不是讨厌现在的教育吗?我们不是恨打人,骂人的老师吗?那为什么我们最终都还是成为了那样的人?难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都忘了吗?难道我们曾经心中对好老师的渴望都忘了吗?
……
回家了,与小孩子待在一起,真的挺开心。我这是第一次暑期回家,看着农村的青山绿水,觉得心里特别安静与平淡。与家里总是有一堆奇怪问题想问的孩子们在一起,觉得特别开心与踏实。看着父母亲那温和与关照的眼神,觉得尤其感动与幸福。大学期间,第一次感受这个茂盛的夏天,原来家里是有如此美与温馨。
不过也时候去打拼自己的天下了,该放的也放了,该见的也见了。
总之,出发!

评论(4)
热度(5)

北瓜

北瓜是世界上最大最甜的瓜

© 北瓜 | Powered by LOFTER